05-10-2012,M I C解决方案

M I C解决方案

陈举伟博士

(新传媒电台938LIVE的《钱经》,2012年10月5日(星期五)上午7时55分,2012年10月6日(星期六)上午8时35分)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几天揭发的毒奶粉事件是一枚计时炸弹。中国有关当局基于这起黑心食品事件可能不利宣传,所以隐瞒了事情的严重性,成千上万的婴儿继续食用有毒的奶粉。

毒奶粉的严重性公诸于世后,已有六个婴儿中毒死亡,约30万个婴儿的健康严重受损。中国有关当局为了保护形象,结果却是形象严重受损。

这不是一起单独的事件,因为此后民众和传媒揭发了更多的黑心食品事件。有关当局声称它们没有资源解决这些问题。感到厌恶的中国消费者转而购买进口食品。消费者的反应严重打击了中国食品工业。

国家也和消费者一样,对一些事情的反应会产生意料之外的结果。我们就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学到一个经验。

在那一场危机中,亚洲国家的中央银行尝试利用他们的外汇储备,来阻止它们的货币币值继续下跌。

举个例子,印度尼西亚的货币印尼盾币值在危机发生后的几个月内跌了30%。当时的印尼社会情况极度危急,在15年前的这一个周末,印尼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援助。

有一张著名的照片非常生动的描绘了印尼在这场危机中遭受到的屈辱。在这张照片中,当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康德苏一脸严肃,双臂交叉抱在胸前,面前是坐着的印尼总统苏哈多。苏哈多签署了一份协议,形同把印尼的经济主权交给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对于亚洲人来说,苏哈多总统遭受的屈辱和随后的倒台,标志着西方国家的傲慢。他们告诉自己,他们“再也不会”如此被西方国家羞辱。

为了确保这种耻辱不再发生,亚洲国家在随后几年大量出口,积累外汇储备。

亚洲国家囤积的外汇储备最终导致全球经济失衡。亚洲出口国存了太多钱,西方国家则花了太多钱。这种失衡招致意料之外的后果,导致美国房地产泡沫化和欧元债务危机。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现在所处的情况,就和苏哈多总统在1997年时面对的情况一样。如果他寻求援助,就等于承认他领导的政府无能为力。1997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苛刻对待印尼,如今是北欧的富有国家严厉对待南欧的贫穷国家。

经历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亚洲国家可以依赖出口来重振经济。不幸的是,对使用单一货币欧元的南欧国家来说,这个做法行不通。它们必须执行长期的开支削减,此举对欧元区和世界经济不利。

美国市场原本可以满足南欧国家的出口,但美国也无能为力,因为从明年1月起,美国政府早前制定的开支削减及增税政策将生效。美国这么做是为了在未来十年节省超过1万亿美元的开支。

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富裕国家是仅剩可以增加开支的区域。然而,下一代的中国领袖愿意打开钱包吗?很显然的,依赖出口刺激经济的模式已经行不通。

与其建造更多大厦和高速公路,中国应该投入发展其软性基础设施,打造更美好的生活品质。是的,这就包括解决黑心食品的问题。

如果中国不解决其“MIC”问题,世界经济将经历一段长时间的缓慢增长期。中国的黑心食品问题将持续下去,我们将会避免购买任何有“MIC”标签的食品。

顺便提一提,“MIC”的意思是“中国制造”。这个缩写词正好可以加入我们喜爱的缩写词库,我们最近也增加了几个缩写词,例如“MU”、“DIY”和“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