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12,斩仓

斩仓
陈举伟博士

(新传媒电台938LIVE的《钱经》,2012年10月12日(星期五)上午7时55分,2012年10月13日(星期六)上午8时35分)

当我们的投资出错时,其中一个解决办法是“斩仓”,以减少损失。我们通常本能的把斩仓法应用到生活中面对的各种问题。

美国纽约最近在上演一出令人心碎的家庭悲剧。女主角是28岁的韩裔美国人李宋恩。

一年前,李宋恩是纽约美国银行的经理。她为了参加著名的纽约马拉松而接受训练,一切都进展顺利。

然而,医生突然告诉她,她患上了末期脑癌。上个月,她在动手术时突然发病,导致她颈部以下瘫痪。如今,李宋恩只能依靠眨眼来沟通。

不过,李宋恩还是清醒的。两个星期前,她告诉医生她希望关掉维持生命的仪器。法庭作出的两项裁决也支持她的决定。简单来说,李宋恩选择了“斩仓”。

可是,事情开始复杂化。李宋恩的家人基于宗教原因强烈反对她安乐死。他们到处寻求支持,阻止医生关掉李宋恩的生命维持仪器。

从法律上来说,李宋恩占有优势。上个星期六,在双方对峙之际,李宋恩突然改变主意。如今,她要继续依靠生命维持仪器存活下去。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改变了李宋恩的想法。

这种事情通常有很多考量。先让我们专注于两点。首先是生活质量。对病人来说,卧床不起是一种折磨,所以病人会想要安乐死。对病人的家人来说,死亡是痛苦的,所以他们拒绝让病人安乐死。

第二个考量是财政负担。让病人依靠生命维持仪器存活下去是一笔非常昂贵的开销。对病人来说,他或她可能都不希望让其他人来承受这笔财政负担。对病人的家人来说,他们不可能为了省钱而让病人安乐死。

这是一种典型的情况,病人的希望和家人的希望相左。如果病人失去知觉,长眠不醒,情况会更复杂。我们许多人迟早会面对这么一天。

把这种复杂情况简单化的其中一个办法是在我们依然清醒时,准备好一份预先医疗指示,清楚交代在陷入昏迷状态时,自己想要如何处理临终一刻。预先医疗指示解决了前面所说的第一个考量,即病人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质量。

预先医疗指示也可以帮助解决第二个考量——财政负担。如果预先医疗指示表明希望使用生命维持仪器,那么医疗费将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新加坡医院的加护病房每天至少要花费1000新元。不过,如果预先医疗指示表明不要依靠生命维持仪器,医疗费就会少得多。

在这种情况下,临终关怀及舒缓护理正好可以扮演一定的角色。他们是专门照顾临终病人的医疗小组。一般上,大部分的临终病人只是需要一名专科医生定期上门探访。这样的服务通常是免费的。

一些临终病人需要住在临终病房,接受一周七天、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看护。这样的服务收费大约是每天300新元。不过,大部分临终病人都不须要支付这笔费用,因为临终病房获得社会捐助和政府援助。

临终关怀护理不仅仅是出于节省金钱的考量,其终极目标是要改善病人临终岁月的生活质量。基本上,临终关怀护理可以解决我们的这两项考量。

许多人说,采取“斩仓法”能够让我们成为更理智的投资者。同样的,许多人说,如果我们能够预先为自己做好临终准备,我们的生活会过得更好。

这个星期六是世界临终关怀及舒缓治疗日。或许我们可以为我们自己的人生检讨“斩仓法”。